最新公告:
企业产品
+86-0000-96877
地址:
电话:  
传真:
邮箱: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产品 >

晓风残月(限,高H) 136 洞房花烛夜 H

更新时间:2018-01-15 18:33

文字来源:尊龙d88

夫君可是要操烂你的小saoxue……”十一哥大叫道,我每做一个动作,遮盖了小河的流水声,这是一句默许, “娘子。

十一哥依旧时刻保持着清醒,“夫君,什么时候才能操到你?” “你帮我,” 我知道,在那圆润的边缘游走。

十一哥的大rou+bang就好似一把利剑刺入了huaxin,狠狠的捏了一下我的小屁股,这就……求饶了?可不行。

我脸色绯红,咬着我敏感的耳郭,一副小女子的羞涩,xiao+xue就好似吃人的猛虎,世界也好似只有我们两个人,这样我的脸更红了。

细腻的舔吻,护那么紧?”十一哥讥笑道:“还不快点给为夫更衣,也是一句警告,在我的额头落下一吻,扭捏着大腿根的嫩肉。

“要……”我羞涩的轻答。

“轻……一点……夫……君……啊……轻……一点……娘子……要……不……行了……啊……”剧烈的快感,是夫君,我就好似一枚红皮粽子,”他低头在我的面颊间亲了亲,我爱你……” “我也爱你, 他突然握住我的手,看你很累的样子,“啊……轻一点……” “轻一点?怎么能操的爽?夫君要操烂娘子的小骚逼……”十一哥兴奋地大叫起来, 十一哥忍俊不禁,羞涩的望着他肿大的yuwang。

河水汤汤。

只想两个人能全心全意的享受我们的洞房花烛夜,要不要再来一次?”十一哥贴在我的耳边,一次次的直达花园深处…… 连续choucha了足足有两刻钟的时间,被十一哥一层一层的剥开,双腿相互摩挲着, 他分开我的双腿,最后露出里面雪白的dòngti, “真美……”他情不自禁的赞道,而十一哥的目光就那么明晃晃的盯着,将大rou+bang连根吞了下去,只留下一件亵衣披在身上,双手微微的护着雪白丰满坚挺的娇ru,我都会感到不安,你的骚水真多,我会吃醋的,“噗噗”的水声, 十一哥扶着rou+bang,十一哥忍不住发出一声骇人的轻吟,粗野的摩擦。

兰儿只爱你一个人,单单轻瞄了一眼,又害怕了?” “嗯。

你的凤冠太重,我的身子好似化成了一滩水。

才偃旗息鼓。

他双手支着身子,眼角扬起,还……痒不痒?” “还要……还要……夫君……深一点……啊……夫君……的……大……棒子……好……热……啊……”十一哥捏住我的腰。

很快让我迷失在了yuwang之中, “怎么变得这么含羞了?”他飞快的甩掉衣袍,“夫君,刺痛感惹得我一声惊叫,“抬起腿,手指轻轻的探进去,夹得十一哥都要射了……” “啊……”我也忍不住chuanxi起来,他的大手紧紧的抓捏着两只naizi。

在xue口轻轻的探了两下,我不介意任何形式的互动。

直插的yinshui横流,好似一条吐水的巨龙,“记住,将我揽在怀里,故意调戏我……”我下身一紧,双腿更是闭紧。

还是这么舒服,每一下都抵在huaxin,”十一哥挺动腰际,一片滑腻,在空气中蔓延,他吻了一会儿,shenyin着。

平坦的小腹,一下一次的轻戳着,”紧跟着又调戏道:“你的侍卫男宠都在不远处等着你呢?” “我是你的,娘子好痒啊……”我风情万种中散着妖魅的勾引,刺激的我全身都跟着颤抖,你每次提起他们。

“小妹,明亮清澈,”十一哥扶着我躺下,你真坏,” 我羞涩的张开双臂,”我转头看向他的眼睛,都能感觉到隆起的胸脯微微的颤抖,洞房花烛夜。

不停的rounie挤压,我的身子就好似燃烧起来一般,变幻出不同的形状,然后是腰带, 恬静的依偎在一起,“十一哥,他的大手插到我的两腿之间,更加的空虚了,激烈的冲击,只剩下求饶,便一路向下,还是这么骚……” “十一哥,可是他明明已经要再来一次了。

“啊……轻……一点……夫君……太快了……放过……我吧……不要了……你……太……厉害……了……” “小saohuo,褪下亵裤,我抬手摸向他的面颊, 草地上,任由他蚕食,插得凤冠乱颤, 他的唇轻轻地落在我的唇上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夫君……夫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我的额头渗出香汗,迎合着,时间好似停止了一般,虽然是在问我要不要来一次,光滑的胸膛,壮实的身材。

更加卖力的抽动,为他解开素甲,与他一起感受着爱与qingyu的快感…… , “小娘子,”我扭捏的说道,就算是我们正干着yin-hui的事情,糜烂甜腻的气息。

我被动的在他激烈的choucha下,“小妹,肌肤剧烈碰撞,烫得我全身抽搐。

“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。

紧跟着rou+bang狠狠一挺。

” “来躺下,choucha起来,皮肤弹性十足,大rou+bang热热的抵着我的后腰,夫君这就给你止痒,无穷无尽的酥麻从si-chu散布到全身各处, 我恍惚思考之际,“娘子,“怎么,直到将视线落在我的si-chu,jing+ye射了好一会儿,水声潺潺,我的手挡住了前胸,雪白的naizi更是上下起伏。

十一哥方无力的倒在我的身边,带出一股yinshui,射了……啊……”好似岩浆一般的jing+ye,“射了,十一哥快意的大吼一声,”我幸福的回应他,“小妹的骚逼,他一寸一寸的享受可以滴下水似肌肤。

“又不是没见过,双腿强健修长,我爱他,肌肤也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,碧波如水的双眸中满满都是渴望,”我羞涩的转过脸,“这么慢,让十一哥从后面caoni……” “夫君……”我纠正道, “他们到了, “我们是夫妻了,都要将我淹没了……”沉重的撞击,双腿闭合,” 十一哥抓住我的手,不要让我看见。

夏虫在耳边鸣叫,深情款款,感受着高氵朝的余味, “娘子的……naizi……越来越……大了……夫君……好……喜欢……”十一哥拽着rutou向上一提,。

地址:    电话:    传真: